關於部落格
I am who I am
  • 5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ICE DOLL 幕二

幕二  ~門衛~ ~招待狀~ 長門 摩耶姬敬啟: 日期:200X年○月☆日 時間:下午4時正 地點:冰帝網球部正選隊員部室 部長 跡部 景吾 「唉~~」上課中,摩耶禁不住第一千零一次在心中嘆氣,而抽屜裡則握著那張謎樣的「招待狀」。 怎麼辦好?今天她還答應了媽媽要早回家的…… 「pipi~~」 「咦?」 當摩耶正獨自在煩惱的當兒,本來收在抽屜裡的手機忽而微微震動了兩下── 「短信?這個時候是誰呢?」 小心地不讓老師發現,摩耶悄悄的在抽屜裡打開手機的「mail box」查看…… 發出人:小瞳 收件人:長門 摩耶 標題:怎麼了@@ 內容: 發生甚麼事了?由剛才開如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是不舒服嗎@@ 「小瞳……」 摩耶由自己坐的最前排靠窗的座位,趁著老師背過身不留意時回頭看向小瞳坐的最後排門邊的座位,發現小瞳也正在看她,而且還在對她微笑打眼色。 「pipi」 這回輪到小瞳自己的手機傳來短信,理所當然傳送的人是…… 發出人:摩摩 收件人:雙葉 瞳 標題:我沒事 內容: 放心吧,我沒事~ 說回來,由剛才開始老師就一直在看你了……(汗) 「咦?咦~~~~」 看到摩耶的短信,向來少根筋的小瞳禁不住叫了出來。 「雙葉同學!!!」接著傳來的是老師的怒鳴。「出去走廊罰站!」 「小瞳……」真是的,就提了她嘛…… 摩耶此時能做的只有在心中替好友祈禱的份。 「叮──噹──叮──噹──」 好容易終於到了放學時間…… 「唉……」結果,「招待狀」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愁甚麼?直接跟網球部的人說沒空不就好?」說話的是摩耶青梅竹馬的好友羽宮 明子(冰帝學園國中部1年1組)。 「咦?這樣就可以了嗎?」 「不然還怎樣?本來就是網球部的人不好嘛!甚麼招待、甚麼帝王的,簡直是莫名其妙!」明子說得理直氣狀。 「小……小明,妳後面……」 「嗯?後面?後面怎麼……哇!」明子回頭往後看,發現身後不知何時站了一群「怒火中燒」的女生…… 「不准說網球部的壞話!」 「也不准你說前輩們的壞話!敢看不起跡部大人?你這個醜八怪!」醜……醜八怪?! 「跡部大人可是我們冰帝名副其實的帝王耶!」 「說的沒錯!妳這個同性戀的女人懂甚麼?!」同性戀??? 這班女人好端端的在發甚麼瘋呀? 「再說那個『招待狀』,才不是莫名其妙呢!那可是……」 「喂!說出來可以嗎?」突然有人喝住想衝口而出的女生。 「可是……」 「???」摩耶跟明子兩個都相對無言,二人也是聽得一頭霧水。 「長門同學~~有人來找妳啊~~」 「來……來了~~」 難道又是午休時的那個人?摩耶心想。 只是,當摩耶一臉迷惑的來到門口,站在摩耶面前的並不是瀧,而是另一個人…… 「是長門摩耶嗎?」 來的是一個有著淡啡色短髮的男生,男生前面的瀏海很長,都蓋眼了,後面的頭髮倒是剪得滿短的……西瓜皮?不該說是「香菇」比較像~~(笑) 「怎麼了?我的臉有甚麼問題嗎?」男子問,還是一樣面無表情,很嚴肅的一個人……摩耶的心中暗想。 「沒……沒有……我就是長門摩耶了,你是……」 「日吉。」 「咦?」 「冰帝學園2年級,男子網球部的準校隊──日吉 若,長門同學,把書包和東西收拾好就走吧!」 「等……等一下!」 「嗯?有甚麼問題嗎?」 「那個……不好意思,要你特意來走一趟,可是我今日家裡有點私事,必須早點回去,所以……」 「……長門同學。」日吉打斷摩耶的絮絮唸。「這種事,妳到部室後直接跟部長說吧!我還得趕著回去練習,因此麻煩長門同學盡可能快一點。」日吉說。 「對不起礙著你,但是我今天真的有事……」 「日吉,你還在這兒啊?再不快點跡部前輩可是要生氣的了。」 「鳳……」 從後而來,被稱為「鳳」的男生身材非常高大,大概有180公分吧?有別於一般人的銀白色短髮,令人有點懷疑究竟是天然還是後天染成的。 天然……不可能吧?可是染髮……看男生端正的容顏和溫和的笑臉似乎又不像是那些愛標奇立異的壞學生……嗯…… 「妳就是長門摩耶同學是不是?」 「啊……是……是的!」 鳳的特大號笑臉突然水平出現在她的面前,害她的心都跳漏了一拍。說回來,他是甚麼時候走這麼近的? 「對不起,嚇到妳了嗎?我是2年級的鳳 長太郎,男子網球部的正選隊員之一,長門同學,請多多指教。」 這時,在摩耶的背後陸續傳來了女生們的私語…… 「是2年級的鳳學長啊!」 「他長很高大啊!人也很帥!」 「長門同學就好啦!可以這麼近距離跟鳳學長對話,要是我的話一定幸福得死掉……」諸如此類的對白…… 是鳳學長的粉絲嗎?看來男網部的魅力果真是不同凡響……(汗) 「鳳學長是嗎?」 「不用太拘緊的,喊我『長太郎』就可以了~~相對的,我也可以喊妳的名字嗎?摩耶同學(Maya san)。」鳳笑著問。 「嗯……嗯,可以的……////」從沒有這麼近距離的跟男生接近和相處過,面對鳳突然如來的親切舉動,摩耶明顯地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她微微的低垂著臉,兩頰微紅,看起來可愛極了。 「妳很可愛呢!」鳳貼近摩耶的臉龐耳語。 「鳳學長!」這次摩耶嚇得連耳根都燒紅了,紅紅的臉兒瞧起來就像是一個大蘋果,非常可口味美的樣子。 「是『長太郎』才對吧?」鳳笑著揶揄,輕浮的舉動跟方才的優雅穩重完全是兩回事! 「長太郎學長////」 「是了,就是這樣……妳很乖呢,而且妳的聲音也非常好聽,再多叫一聲來看看?」鳳誘哄著。他的巨掌亦在此時不著聲息的摸上了摩耶那幼細的腰線。 「長太郎學長……」似有不可抗拒的魔力,摩耶猶如著了魔的遵照鳳的指示輕喊。 「很好,摩耶果然是個好孩子……可惜哪!像摩耶同學這麼可愛的女生,卻要先交給跡部前輩,還真叫人不甘心呢……」鳳喃喃嘆息。「身體的話是沒望的了,可是如果只是初吻的話……」說著,鳳的唇緩緩移近摩耶的櫻唇,一寸……再一寸,就在二人的雙唇快將貼上的一剎…… 「長太郎!」 「冥戶前輩?!」鳳一臉驚疑,現在的他,又恢復了跟摩耶初見面時的沉穩氣度,數秒前那種種光是想就叫人臉紅耳熱的言行舉止,彷彿從不曾出現過…… 「冥戶前輩,你為甚麼會在這兒的?」 「你還真敢說!是你跟日吉的動作都太慢了,光是帶個人就要搞這麼久,真是遜死了!跡部那傢伙頭上都要冒煙了啦!」束著一頭長髮的冥戶不耐煩的發著嘮叨。 「真的很對不起!」鳳率直的道歉。 「……對不起……」日吉本來默不作聲,可是到了最後還是小聲的道歉了…… 「還有妳啊!」 「咦?」摩耶有點不肯定的指著自己。 「對!就是指妳!真是的!前輩叫妳放學來,妳就老實的來不就好?在這邊慢吞吞的在浪費時間,現在的一年生真是遜死了!」 「……對不起……」雖然摩耶其實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道歉,可她還是做了。 有說是「息事寧人」嘛,而且冥戶前輩看來真的很生氣,也許她是真的麻煩到大家了……摩耶心想。 「冥戶前輩!你這樣說會不會太過份了?」 「……太兇可是會嚇怕女孩子的,前輩。」 因為覺得摩耶無故被冥戶怪責實在是太可憐了,鳳跟日吉遂禁不了為摩耶出聲抱不平。 「囉……囉唆!我要怎麼說話是我的自由!用不著你們來管!」冥戶怒罵,可是他的臉卻是紅的,而且說起話來也有點口吃,分明就是虛張聲勢。 冥戶前輩……意外的很會怕羞呢!嘻!摩耶想著不覺笑了出來。 「喂!女人!」 「嚇!」 「不要在旁邊偷笑啊!遜死了!」冥戶指責。 「對、對不起!」 「還有……」 「是?」怎麼?冥戶前輩的臉忽然又變紅了? 「……剛才我語氣重了,對不……」 「冥戶前輩!」 「長、長太郎?!」正當冥戶似乎鼓起勇氣把話說完的時候,鳳突然喊他,嚇了冥戶一跳。 「長門同學的書包都收拾好了,可以回部室了,前輩。」日吉說,手上拿著摩耶的書包還有紙袋。 「啊!我的東西……啊!前輩!」摩耶想上前從日吉手上拿回自己的書包和袋子,然而冥戶卻先一步攔住了她。 「對不起!我知道妳是無辜的,可是沒辦法,妳必須跟我們走。」 冥戶說完,下一刻他便以著摩耶不能鬆脫的力度握著她的手腕,半強逼的拖著她往前走,而鳳跟日吉則一直跟在後面…… 一切都不能停止,命運的齒輪已然啟動,而魔王的隨從也依命的將無知的公主押上通往魔王城堡的不歸路上,可憐公主依然矇在鼓裡,不知自己已一步步的步向「地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